雅尔塔会议(Yalta Conference)是美国、英国和苏联这三个大国,于1945年2月在黑海北部,克里木半岛的雅尔塔皇宫内举行的一次会议。这场大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局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而今天,在中国的江苏常州,诞生了一家由四个行业领军企业联合组成的公司-开迈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MS。而这“四巨头”的常州聚会,对于中国今后整个新能源行业的格局与发展,其重要性或许并不亚于雅尔塔会议对世界格局起到的作用。
事情的本身并不复杂,开迈斯是由大众中国、中国一汽、江淮汽车和充电桩服务商万帮新能源(星星充电)共同成立的一家充电桩运营公司。其中,大众、一汽、万帮新能源持股各占30%,江淮占10%。第一期注册资金8亿元。
但是如果进一步了解这件事,你就会发现并不仅仅是一个所谓的“充电桩指定代工”这么简单。中国乃至全球的汽车工业都在经历着一场剧烈的变革,而未来的行业布局不再仅仅是卖几台车而已。整个汽车行业将分化成不同的生态圈,先完成出行生态圈布局的企业,将会占领未来发展的先机。就好比安卓和苹果抢先构筑完成各自的移动生态圈,活生生让当年绝对霸主地位的微软在移动时代“惨败”,而失败就失败在生态圈的构建上。
而说到未来出行的生态圈,进入“新四化”之后的汽车行业,充电基础设施的布局就成为构筑生态圈中,极为关键和重要的一环。因此,在面对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长,现有充电环境并不理想,同时大众、一汽、江淮也都把企业未来生存和发展的宝,押在新能源产业上,由此顺其自然地和星星充电走到了一起。
如果你没有太看明白,那么我就举一个例子给你。新能源汽车市场就是一座金矿,众多淘金者聚拢而来。但这些淘金者发现,没有裤子、没有合适的工具,就不能很好地挖金子。这时候,三个挖金子的商量了一下,找到一家“杂货铺”,跟杂货铺老板成了一个“淘金者联盟”,三个人负责挖金子,而杂货铺老板就负责提供三个淘金者所需要的裤子、工具等必需品。大众、一汽、江淮就是三个淘金者,而万帮(星星充电)就是那个杂货铺老板。
之所以大众、一汽、江淮成为三名淘金者,其原因更多是大众汽车在中国的需求。大众全球执行副总裁,大众(中国)企业战略兼销售及市场执行副总裁、开迈斯董事长苏伟铭表示:“中国市场大众集团的销量是最大的,未来大众的电动车比例一定也是最高的。所以基础设施必须要做到最好。”而一汽与江淮作为大众在中国的两家合作伙伴,自然也就被囊括在“这盘大棋之中”。
只有自己控制下的充电桩,才能做到车、桩信息打通,才能围绕汽车做生态圈,并且衍生更多的合作与营销,甚至新的场景。因此大众带着两家在华合作伙伴找到了星星充电,但并不意味着星星充电仅仅是给那三家车企提供定制充电桩。
星星充电通过多年来在国内的深耕与运营,已经成为中国充电器材及充电网络运营商的头部阵营,拥有智能化在线的公共充电桩运营和管理体系,旗下公共充电桩甚至都拥有在线升级、在网差错等功能。因此在新的联合公司里,星星充电的角色并不局限在硬件供应商,而是担负起整个充电环境、网络、功能的重责大任。
所以,新成立的开迈斯将主要为大众集团旗下几个品牌的新能源车充电提供综合服务,但不会像特斯拉那样建设自己品牌的专属充电站,而是向所有新能源车开放充电设施。也可以认为,开迈斯是一家开放的公司,甚至今后还有走出国门的计划,当然这是后话了。
说到车企自建桩,不得不提到特斯拉。作为全球最大的纯电动汽车生产厂家,最初新车推向市场的时候,市场上完全没有任何充电运营商,因此不得不花大力气自建超级充电站、目的地充电桩等自建桩。但随着市场慢慢成熟和扩大,越来越多的第三方电桩企业加入这个行业,同时充电协议与标准也日趋完善,并且法规强制统一,因此罕有车企再坚持纯自建电桩,而是采取合作的方式来拓展充电桩版图。
比如2017年11月,大众集团就牵手宝马、戴姆勒、福特在欧洲联合成立了一家IONITY的充电网络运营商,计划为欧洲所有电动汽车提供充电服务,最近大热的特斯拉24小时续航挑战,以及风口浪尖上的超大功率快充,都与IONITY的充电设施有关。(图片源自官网)
因此,充电桩并不一定需要“自建”,而是需要“自控”,尤其是充电桩的建设是极其重资产的一件事,车企很难单独负担得起,当然也没有必要。所以,只要电桩能够由“自己控制”就能完成目的,那何必花费高昂的成本“自建”?开迈斯CAMS的意义也恰恰在此,大众携自己的小伙伴,与国内头部的充电器材和运营企业合作,既避免了庞大的基础建设投入,又快速地拥有了一个现成的庞大充电网络,今后还将借用这个网络获得更丰富的资源和场景,何乐而不为呢?
同时,也正是因为“自控”而非“自建”,让很多第三方充电桩平台也有合作共赢的机会,包括与开迈斯CAMS的充电平台进行数据和信息共享,提供大众、一汽、江淮的新能源车更全面的充电网络信息查询与覆盖,毕竟中国市场巨大,只有合作共赢、互联互通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